Apple

Technology is the first productivity

还有28天就考试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考过去…取得一个理想的成绩…当然了…考不过去也只能自我反思为什么我那么久不学,现在才知道着急,今天熬夜连续肝了五个小时的乐理,算是把一章肝完了,明天继续,距离肝完一本还有五章,考完之后恢复所有社交网站,此曲代表本人现在的状态和心情,好久不见!

The Secret Life of Glenn Gould

Chapter FIVE

GLADYS and CYNTHIA


Floyd said it was possible that Gould thought about having a deeper relationship with her. “I’m not sure what he expected, probably more [than music]. But did I want to give up my career? It’s possible it could have developed into something more, but I wasn’t ready. I was a slow developer.” According to Floyd, at one point Gould invited her to come to his apartment on St. Clair Avenue, but she did not go. “I knew then that he needed mothering. I don’t think [a romance] would have worked. I’m a fairly strong personality. It would have been a catastrophe for me.” But she said their relationship remained healthy in its platonic state and they got along well, partly because they were both intellectual and liked to be alone — and Gould seemed to like both those traits in a woman. “Our musical backgrounds were similar, although I didn’t start [piano] until I was ten. He enjoyed sparring with me, but he respected my opinion and Glenn seemed to want to protect me as a person. We were both puritanical and we had a mutual friend, who slipped some gin into my lemonade. Glenn became incensed and very angry. He told the man he had no business doing that.”

At about the time he was chummy with Millman, the twenty-three-year-old Gould was talking about quitting the concert stage. He told CBC interviewer Eric McLean on April 25, 1956, that he wanted to shift his career from concert performances to composing. “I’m a little afraid if this career keeps on going, it’s going to seriously interfere with what I really want to do, which is composing . . . I’m longing to retire [from performing] at twenty-six. I have a lot of projects for two years and an opera. I’m a very slow composer.” This, despite the fact that McLean said Gould’s album of the Goldberg Variations was selling marvelously.

练琴小方法

为什么要慢练?

第一,慢练就让你有时间注意你演奏的每个音符和每个动作。如果你演奏的太快了,每个动作和音符,一晃就过去了。如果你以每分钟60拍,每拍拉两个音,每个音符只有半秒钟的时间来演奏,那么两分钟时间你就演奏了240个音符,你就不可能记住你哪个动作或那个音符出了问题。

第二,慢练你就容易注意动作了,也就是注意你的手指,手腕,手臂,肩膀在做什么。这是因为你拉得越是慢,你演奏出来的声音就越不像音乐,声音越是不像音乐,你就越是不被音乐需所吸引。因为在练习的时候,你需要注意动作,需要尽可能不被音乐所吸引。音乐有它自己的逻辑,音乐家都喜欢音乐,喜欢从头至尾演奏,我们也都喜欢听完整的旋律。但是这不是“练习”所需要做的事情。我们在前面说过原则,我们练习动作,音乐就出来了,所以我们要把音乐的逻辑放在边上,遵守动作的逻辑了。

第三,慢练会促使你的手和手臂放松,使用快速度进行练习会促使你的手和手臂紧张。你使用慢速度不紧张地把动作练好,当你加快速度的时候,由于肌肉已经学会了不紧张的演奏,所以当你使用演奏的速度演奏的时候,他们就仍然可以保持放松的状态。

第四,慢速练习,就可以不放过错误。假如你使用每分钟演奏300个音符的速度练习时出现一个错误,你可能就不知道出错了,你也不可能在演奏完了之后记得哪里错了,也就不可能改正这个错误,如果你使用每分钟演奏30个音符的速度进行练习的话,你就可以抓住这个错误,立即纠正它了。
为什么要反复?

当我们找到了理想的演奏动作之后,我们希望我们的手能记住这个动作。肌肉的记忆力来自“反复”,不断地的反复才能提高这些动作。我们不可能通过一次的练习就能把这个动作做得非常熟练。通过不断地练习,这些动作就变得容易而且熟练了。这些演奏动作需要手的力量和柔韧性。只要我们坚持注意练习,这些动作就能达到我们所需要的理想境界。

就像我们学习任何事情一样,“反复”在练习的时候是不可少的,不幸的是反复会让人感到厌烦。把一小段音乐不断地反复,没有多久你就不听自己的演奏了;你的头脑就开始想别的事情去了。如果我们练习的时候不专心的话,我们的手就像它可以记住正确的动作一样,它也会非常容易的记住那些坏的动作,这些坏的动作就会妨碍我的演奏,而且要去掉这些坏的动作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造成思想不集中的练琴的原因还不仅仅是由于“反复”所引起的枯燥无味。说来也奇怪,另外一个原因正是最吸引我们进行练习的事情,也就是音乐。我们都是音乐家,音乐总是最吸引我们。但是在我们身上最容易发生的事情就是,当我们练习一段对我们来说是难的,需要练习的,感觉声音还不好听的音乐的时候,我们就去演奏一段我们喜欢的,对我们来讲是容易的,声音也是好听的,不需要练习的音乐。这样我们就停止了需要进行反复练习的音乐,而是去拉哪些不需要反复练习的音乐了。在上述的这种情况下,也就是说当我们需要把注意力放到动作上去的时候,我们却是把注意放到音乐上面去了。注意力一改变,其它一切也就都改变了。反复的重要性在我们的练习中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为什么练习的内容要“短小”?

我时常对我的学生们讲,练琴的时候总是从头到尾地拉,是最坏的练琴方法。我们练习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把我们有意识做的那些事情变成下意识的事情。换句话说就是我们在练习的时候思考有关的事情,例如怎样握弓,怎样揉弦,怎样换把等等,以便我们能不加思索在演奏它们。练琴就是要改进你的演奏动作,而从头至尾地演奏,你既不能把注意力集中到演奏动作上去,也不可能改进你的演奏。举例来说,假如你在练习一首只有两分钟的乐曲,其中有一个只有两秒钟的困难的地方,如果你使用慢一倍的速度练习这个地方的话,两分钟你可以使用慢的速度练习40次这个困难的乐句。这样做不仅提高了练习的效率,而且由于你放慢了速度,也很短小,所以拉出来的声音就能不像音乐,也就是说你不会受到音乐的吸引,而是可以集中注意力到动作上去了。

你告诉我我要成长了,学会微笑面对所有事情,可有些事情无奈至极……甚至自己对钢琴老师这个职业已经感到恐惧了……我没有理由去拒绝家长无理甚至伤害孩子的思想观念,无法改变…记得出入教师行业我告诉自己不要太过功利性,可现实永远不尽人意,我告诉自己要学会忍受,可往往忍受还是解决不了事情。甚至迷茫的告诉自己,我还需要秉承自己的初心去教学…还是随波逐流…这段时间没有练琴一直在准备考试…抱歉大家,希望大家不要取消关注,暑假我会恢复正常更新…

为了自己的目标努力💪

这段时间可能更新速度特别慢了……我得去苦练这曲子了…之前被自己耽误了好久…在练舒伯特…现在捡回来了……只希望大家不要取消关注…我还是会更新的…唔…抱歉

泰山一组图:先说说看自己的游记叭
我们是早上六点从酒店出发的,自驾游,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是高峰期,所以很不方便起晚些再去可能就没什么停车位了,大家都知道五岳之首,我们想着到泰山如果坐缆车上去坐缆车下来一定是很大的遗憾,于是我们决定步行上山,刚开始很激动!其实泰山给我的印象就是楼梯多…没什么景!快到缆车下车的地方的时候,步行的人有一点几乎垂直的楼梯,垂直高度400米!1600个楼梯…累到不行✋!爬上去根本没有一种想法再去山顶啦……真的太累了😭而且不值得!特别累……好看的图就这些了……也是手机拍摄,单反的我还木存储在手机里,所以大家凑合看叭…好啦废话说到这,只想说去泰山不如去黄山!真的不值得

这一组照片木有关于音乐,最近在山东旅游,这是一组今天下午在青州博物馆拍的一组图,由于有点混乱,我就不一一介绍啦!大概介绍一下:佛像出于汉代时期,有一个是非常完整的啦!大家可以看到的(像素我觉得还可以,只是因为背着单反真的不方便拿手机调像素,所以大家凑合看吧)有一些佛像他的雕刻值得细看,包括色彩,设计,佛珠都还很清楚,后面是五四运动的时候学生写的日记(其实还有一面旗子,我没方便拍)好啦!就介绍到这里,还有一组是泰山的,在下一篇文章里!等我回去就更新关于古典乐的文章,感谢大家的关注谢谢

让巴赫变成基础

加拿大钢琴家安吉拉休伊特以她自己的方式演奏作曲家的音乐,她将在本周在O.C上向大家演绎她的音乐。

J.S.巴赫的作品对演奏者来说可能是一张令人不解的白纸的 - 或者是一个需要破解的密码。和他那个时代的其他作曲家一样,巴赫(1685 - 1750)比起现代作曲家,他给表演者的更多自由裁量权和创造力。巴赫提供了表演的原材料 - 页面上的笔记,节奏 - 但其他很少。节拍,短语,表达,动态和表达主要是表演者的省份。巴赫甚至为即兴创作提供了充足的空间。就像他写的那样,他的音乐是表演的基本配方:“这是食材,”他说,“现在去做饭。”

毫不奇怪,演奏者总是倾向于以他们自己的形象重塑巴赫,为自己的时代。 1829年,门德尔松复兴了“圣”马修激情“,把它变成一个浪漫的乐团,让乐团和大型合唱团成为浪漫的乐队。一个世纪后,利奥波德斯托科夫斯基给了巴赫Technicolor治疗。安东·韦伯恩(Anton Webern)想象他是一位原创的12音色作曲家。万达兰多夫斯卡将巴赫归还给大键琴(或者她那天通过的),并且是第一个提出真实性要求的人之一。 (与另一位演员争论巴赫应该如何演奏,兰多夫斯卡认真的作出决定,“好吧,亲爱的,”她说,“你继续按照你的方式演奏巴赫,我会继续按他的方式演奏巴赫。” )

格伦古尔德让巴赫听起来神经质。在技​​术时代,沃尔特卡洛斯开启了巴赫,在穆格合成器上表演了作曲家音乐的不同版本。

在这些科学时代,历史方法盛行,我们知道巴赫为乐器所写的乐器,他的管弦乐团和合唱团的大小(一位学者约书亚里夫金有争议地推测巴赫的合唱团等同于一个歌手) ,甚至是表现的条件。结果往往令人振奋,但很难统一。

然后是安吉拉休伊特。这位加拿大钢琴家本周在澳大利亚室内乐团执行了奥兰治县和圣地亚哥的巴赫,并为Hyperion录制了作曲家的所有主要键盘作品(第一位女性都是这么做的),他认为这种音乐已经完成了对大键琴的伤害,这是他在他的时间里执行的乐器。奇怪的是,休伊特以历史为由辩护她的观点。

举个例子,休伊特最近用ACO录制的大键琴协奏曲。 Hewitt解释说,它们中没有一个最初是用大键琴编写的。

相反,每一个都是早期为其他乐器编写的,后来由作曲家修改为大键琴。

她在O.C.执行的两首协奏曲 - G小调,BWV 1058和D大调,BWV 1054 - 首先是小提琴协奏曲。对休伊特来说,这影响了她扮演的方式。

她说:“我认为,我的风格,特别是在缓慢的动作中,更多的是连奏,更像是模仿小提琴。” “我的意思是,在小提琴上,你可以产生一种美妙的歌声。”在她的青少年时期,她实际上是一个小提琴手,休伊特首先演奏这些协奏曲。

在她看来,大键琴根本无法做到这种音乐正义。

“我听很多大键琴,主要是为了装饰。如果我看到一把大键琴,我会去尝试我现在​​演奏的所有巴赫。但后来我厌倦了,我不能,我所说的,削减了一个短语。“这种表现力的装置,其中一张音符比前一个音色更大声或更柔和,可供巴赫为他写的每一乐器大胡子琴和风琴,休伊特指出。大键琴的缺陷是钢琴(最初名为fortepiano因其发挥响亮和柔和的能力)首先被发明的原因之一。

“而人们认为,'哦,不,它是为大键琴而写的,你知道,它必须是一种分离和单色。'但是不,我认为巴赫会很高兴有一个键盘乐器可以像唱小提琴或人声或双簧管,“她说。

出生在渥太华,休伊特自3岁或4岁起就一直在演奏巴赫,并在此之前听过。她的父亲戈弗雷休伊特是该市基督教堂大教堂的风琴师和合唱队长,还是一位以他的巴赫闻名的旅行独奏家。她的母亲是一名钢琴老师,很快就收了休伊特为学生。

“音乐是在家里完成的这种自然的事情,我非常容易接受,”她说。 “我想,当我3岁时,我的母亲给了我第一课。因此,我必须说,与父母一起成长,他们都是优秀的音乐家,而且一开始就不要习惯坏习惯,而且从一开始就真正被教好。“

她的父亲是坚守者,而不是老师。 “当我准备好了这些作品时,我的父亲会进来,当我们感觉到他们已经到了某个阶段,并且我将他们记住了。接下来是时候让他们为我的父亲进行最后的接触,特别是与巴赫。“休伊特有一张她4岁的自己的录像带,她的哥哥为她的父亲演奏了一些巴赫和其他作品。 “现在听这个很有趣。你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位完美主义者,他总是想把它拼接在一起,并得到完美的版本。但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所以我们每场演奏大约20次,让它完美无缺。所以我很早就学会了录音。

“有一次,我的父亲说'再次请',我的母亲说'戈弗雷 - 他们只是孩子,'”休伊特笑着说。

尽管她很早就表现出才华,但休伊特的父母慢慢地带着她。 “劳伦斯·韦尔克表演”在她4岁的时候开始求婚,但是这个提议被拒绝了。休伊特在9点举行了首次独奏音乐会。她首次与管弦乐队合作的时间是10点。

“我在16岁时演奏了戈德堡变奏曲,”休伊特说,“我认为这更像是一项成就。”她的老师,法国钢琴家让 - 保罗塞维利亚当时把它给了她,并在同一年结束了演出。 “事实上,这是他做过的最好的事情。因为现在当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 - 当然,它已经完全改变 - 但是在那个年龄学会了它,它已经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她开始参加比赛。她说:“在17至26岁之间,我真的是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人之一。”

休伊特称比赛是“必要的罪恶”,但感觉她从中受益。她学习了很多为这些比赛做准备的音乐,这些作品仍然保留在她的曲目中。她也旅行了很多。但也许最重要的是,通过参加比赛,休伊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职业生涯中一炮走红。

“在这些比赛中,我一直听我的竞争对手,倾听来自世界各地的所有年轻钢琴家的声音,并看到这种情况,或许我有机会。你知道,因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听到(比赛的)水平,我觉得我有机会。“

1985年,当她赢得多伦多国际巴赫大赛时,休伊特的职业生涯已经开始 - 她已经在纽约的艾丽斯塔利大厅和伦敦的威格摩尔大厅演出 - 但这场胜利巩固了她的地位。她再也不必参加比赛了。

休伊特的巴赫获得了批评家的赞誉,并使她成为了海波龙最畅销的艺术家。与键盘协奏曲的录音一起,在6月发行,并很快在Billboard榜上,她的键盘作品遍历达到了18张CD。


在协奏曲上与澳大利亚合奏团合作,休伊特和领队理查德托内蒂一起努力争取历史的准确性,尝试复制现代乐器演奏巴洛克风格。

“首先,对于管弦乐队来说,表达是用弓来完成的,”休伊特说,“他们不会用颤音来表达他们的表情,这是一个非常晚的发明。”

“休伊特补充道:”就像你讲话一样,没有夸张,但是音乐线条的起伏不断。“这些录音揭示了奇妙的通风纹理,清晰的表达和活泼有节奏的秋千。人们可以很容易想象一个爵士乐节奏部分伴随着这些表演。

这些天,翰威特在渥太华住了一间公寓(“我有我所有的童年的东西,还有其他什么东西要放?”),伦敦的一间小公寓,她20年的职业基础,还有一所房子,她建了几间多年前在意大利的翁布里亚地区特拉西梅诺湖上。 “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事情之一,真的。去那里,去我自己的音乐会三角钢琴上练习。“今年,她在那里发起了特拉西梅诺音乐节,在古比奥的公爵宫和马吉奥的马耳他骑士城堡演出。

作为一名专门研究巴赫的加拿大钢琴家,休伊特经常被问到她对传说中古尔德的看法。去年,伦敦时报文学增刊甚至要求她回顾最新的古尔德传记。

“我曾经害怕读过格伦古尔德的另一本传记,”她的评论开始了。 “现在还不够吗?有时好像我永远无法摆脱他。“

“作为一个孩子,我经常在加拿大电视上看到他,”她的评论还在继续。 “'那是谁的?',我问我的父母。他的鼻子几乎在键盘上弹奏,并且总是在即使在我知道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是怪异的,他在加拿大音乐生活中被认为是一种严肃的存在,但不是可能被严格模仿。

休伊特最终追溯到她与古尔德的性格差异。 “他讨厌红色,”她说,“我喜欢红色。他讨厌白天和阳光,我喜欢阳光。他恨南方的一切,如意大利歌剧。那么,我爱意大利。我的意思是我们只是这种相反的个性,难怪最终我们玩的方式不同。但是他设定了巴赫演奏的这个美妙标准,并将它带到如此庞大的观众席上,让我很佩服他以及他为巴赫所做的一切。“